沛納海與聖母百花大教堂合作復修佛羅倫薩大教

2014年5月21日 – 佛羅倫薩主教堂大鐘的機械裝置復修工程正式完成,今天正式亮相於佛羅倫薩。大鐘亦命名為“保羅‧烏切洛大鐘”,以紀念這位文藝復興時期的偉大畫傢於1433年繪畫的
2014年5月21日 – 佛羅倫薩主教堂大鐘的機械裝置復修工程正式完成,今天正式亮相於佛羅倫薩。大鐘亦命名為“保羅‧烏切洛大鐘”,以紀念這位文藝復興時期的偉大畫傢於1433年繪畫的瑰麗鐘面。大鐘位於教堂內部正門的上方,位置隱蔽,是全球極少數顯示“意大利時間”(Italic Hours)的大鐘。

聖母百花大教堂 (Opera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與panerai automatic和沛納海協議,將大鐘的復修工程委托當世其中兩位偉大的鐘表界專傢 ── 佛羅倫薩I.S.I.S Leonardo da Vinci鐘表復修學院的Andrea Palmieri教授及Ugo Pancani教授。在panerai marina和沛納海的支持及貢獻下,大鐘修復工程順利完成,令其機械裝置再次順利運作。沛納海為高級運動腕表品牌,於1860年在佛羅倫薩創立,其歷史悠久的專賣店面向洗禮堂 (Baptistery),與位於大主教宮殿 (Archbishop’s Palace)的主教堂隻有幾呎距離。

 

佛羅倫薩大教堂的大鐘全球獨一無二,不僅地位顯赫及其鐘面的彩繪圖案出自名傢手筆,更以保留“意大利時間”時制而名聞遐邇。此時制測量方法即是古時的“儒略時間”【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於公元前46年推行由索西琴尼(Sosigenes of Alexandria)制訂的儒略歷法】。“意大利時間”又名為“聖母頌時間”(Ave Maria),其鐘面設計及時間顯示與近代截然不同,隻有一支指針以逆時針方向轉動,第24小時並非午夜,而是日落時間,以日落為一天的開始。因此大鐘必須全年時刻調校,令每天的最後一小時與日落時間同步。

據喬治‧瓦薩利(Giorgio Vasar)所述:“烏切洛將鐘面的時標繪於教堂內部正門的墻上,大鐘四角均繪有頭像”,鐘面繪圖出自佛羅倫薩畫傢烏切洛 (原名Paolo di Dono,1397-1475) 手筆。鐘面直徑近七米,24小時羅馬數字時標按逆時針方向順序排列,大鐘四角分別繪有四位神秘男子的頭像,他們頭頂罩著光環,俯瞰中央位置。部分人認為四人是先知,也有人認為他們是四福音書的作者。

 

大鐘原有的機械裝置於1443 年由佛羅倫薩鐘匠Angelo di Niccolò 設計及制造,但後世並無遺留任何記載大鐘機械裝置運作原理的文獻。大鐘應該裝有錘及平衡錘系統,於教堂內曾發現部分類似的零件。大鐘完成後數十年,機械裝置需進行維修。這項工程起初交由Della Volpaia鐘表及科學世傢負責,第一代維修工程於1497 年由Lorenzo Della Volpaia 完成,著名的“天象儀”(Planetary Clock) 正是他的代表作。第二代維修工程亦由他的兒子Camillo 於1546 至1547 年完成,大鐘幾近被重新制造。其後大鐘又經過數次維修,直到1688 年,聖母百花大教堂受到伽利略 (Galileo) 及惠更斯 (Huygens) 的研究所啟發,決定將大鐘的機械裝置改為鐘擺系統。大鐘以鐘擺系統運作直至1761 年,再由佛羅倫薩鐘匠Giuseppe Borgiacchi 設計的新機械裝置取代,一直運作至今。後來烏切洛的原創24 小時鐘面被改為12 小時,原有指針亦被置換。及至40 年前,大鐘經過復修至原有瑰麗的鐘面設計及昔日的機械裝置,才終於回復原貌,再次以24 小時顯示,時針逆向轉動,以日落為一天的開始。

 

近年,教堂大鐘更進一步進行復修,以去除裝置上影響大鐘運作的問題,包括傳動軸心、軸孔、擒縱器及小齒輪上的有害物質(氧化鐵垢及積塵),以及變形、變質、嚴重磨損等情況。復修工程的第一步是將大鐘解體,初步清理裝置內部的有害物質,然後再將各個零件徹底檢修,最後重新組裝機械裝置和進行調校。

過去20 多年,佛羅倫薩大教堂的大鐘每星期由聖母百花聖殿派出的兩位監護人 ── LucioBigi 及Mario Mureddu 負責為大鐘校準日落時間。他們更為此撰寫專書,成為史上唯一以此為題的典籍。過去數個世紀,調校大鐘的工作均由大教堂內部人員負責。在佛羅倫薩,喬托鐘樓(Giotto)以“聖母頌時間”為全市每天六度報時,三次在上午(7 時、11 時半及中午12 時),三次在下午。下午的報時時間隨著日落時間調整,分別是日落前一小時、日落【或第24 小時,信徒在此時會唱頌《聖母頌》或晚禱告】,及日落後一小時,即“晚上時間”。如Bigi 及Mureddu在書中寫道:“鐘聲在第24 小時響起,目的是提醒田裡工作的農民城門即將關閉,請盡快回傢。早上11 時半的鐘聲名為“恩典時間”,用途是告知教會弟兄是時候施予援手,幫助城內有需要的人。”

佛羅倫薩大教堂大鐘技術特征

 

精細的正方形鑄鐵框架,由四根立柱支撐,焊接橫向金屬條連金屬鉸。主齒輪為一根木制圓柱並由鋼索旋繞,鋼索底部吊著石制砝碼,透過曲柄手把轉動。大鐘的動力儲存為七日,機芯六米之上裝有滑輪系統,以釘子固定在木橫梁上。齒輪系統的齒輪以鐵籠制造,擒縱系統為錨式擒縱系統,采用Graham錨形擒縱器及黃銅擒縱輪。鐘擺以註鉛鐵梁支撐。時針內置平衡錘。

意大利時間

 

“意大利時間”是一個測量今天日落至明天日落時間的報時系統,零時並非午夜,而是日落時間。因此采用“意大利時間”的時鐘必須全年時刻調校,令最後一小時與日落時間同步。鐘面設計有別於現代,采用24小時顯示,而非12小時,指針以逆時針方向轉動,仿若晷針的影子在日晷的經線上移動。

“意大利時間”的測時方式以古時的“儒略時間”系統為本【即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於公元前46年推行的儒略歷法,由索西琴尼(Sosigenes of Alexandria)制訂】,又名為“聖母頌時間”或“意大利時間”。

至18世紀中葉,“意大利時間”時制逐漸被“法式時間”或“跨阿爾卑斯時間”取代,12時(中午)代表太陽攀升至最高點。“法式時間”沿用至今,由於機械時鐘的發展及傳播而迅速廣為采用:鑒於當時鐘表科技發展正值起步階段,而使用“意大利時間”時制的機械時鐘需每周調校,導致機械保養存有困難。正式全面改用“法式時間”是在拿破侖統治意大利半島時期。

1749年,洛林大公Francis Stephen在托斯卡納頒佈法令,規定時間應該從午夜起計算,向歐洲諸國看齊,以避免國與國之間產生誤會及糾紛。不過,“意大利時間”在其後仍然使用多年。

烏切洛手繪大鐘機械裝置復修工程

 

本次工程由Andrea Palmieri教授及Ugo Pancani教授執行完成,大鐘的機械裝置高掛於佛羅倫薩大教堂內部正門的上方,顯示時間的鐘面繪畫出自保羅.烏切洛(Paolo Uccello)之手。

 

機械裝置以精鋼及黃銅鑄造,單純顯示時間,不設敲響報時,采用Graham錨形擒縱器或後退式擒縱機構,懸垂鐘擺長約150厘米,每周手動上鏈,而重達40公斤的平衡錘則由重力驅動。

經過詳盡的技術及科學分析後,發現幾個可能影響機械鐘正常運作的問題。具體而言,預防性分析顯示氧化鐵及污物等多種有害物質積聚於移動部件的空隙,造成變形、變質,以及樞軸、傳動軸、傳動軸孔、擒縱器和小齒輪的磨損。

復修工程從全面拆解各個組件開始,接著是進行針對性清潔,除去積累的有害物質。用於清除污垢及灰塵的專用清潔劑為松節油與環已烷。而針對拆解下來的各個部件細節步驟包括:調整齒輪樞軸及軸心擒縱器(包括最後鏡面拋光)、擒縱齒輪、裝置在機械六米之上的滑輪中央孔洞;調整齒輪樞軸的黃銅軸;調整連接平衡錘的鋼纜末端;調整兩個小齒輪的軸向定位,以準確地在傳動軸上指示24小時,再調整齒輪裝置,確保運作順暢。完整重組大鐘機械裝置後,再經微調、平衡及調節頻率,復修工程於此正式完成。

沛納海與佛羅倫薩

沛納海自第一間鐘表專賣店於佛羅倫薩開設至今已逾150年,為向品牌的發源地佛羅倫薩致敬,沛納海持續支持當地的歷史及藝術遺產,並重新翻新位於聖喬凡尼廣場 (Piazza San Giovanni) 的專賣店,其為品牌全球60間專賣店中最具意義的重要門店。

佛羅倫薩,1860年:Giovanni Panerai於佛羅倫薩感恩橋 (Ponte alle Grazie) 開設沛納海鐘表店,為當地第一間鐘表店。最初,沛納海銷售最優質的瑞士腕表,其後兼營制表學校及工坊,並漸漸成為創新精密儀器的先鋒,直至1930年代及1940年代,沛納海分別研創出兩款在制表歷史裡別具標志性的腕表 ─ Radiomir及Luminor,兩者均為意大利海軍委托而研發。

沛納海品牌在百餘年歷史中不斷演進,由位於城市的鐘表店發展至國際高級運動腕表品牌,並於瑞士諾沙泰爾 (Neuchâtel) 開設制表廠,多年來研發及制造出多枚傳承沛納海歷史的腕表。

品牌核心植根於佛羅倫薩。佛羅倫薩的歷史及價值觀、城市數百年的傳統藝術及科學、精湛工藝及先進科技,加強瞭品牌與佛羅倫薩之間的聯系。佛羅倫薩的優越傳統亦反映在時計領域;麥迪奇 (Medici) 傢族在佛羅倫薩定居或工作的幾位偉人清晰體現這一點。當中包括菲利波‧佈魯內列斯基 (Filippo Brunelleschi)、勞倫佐佛帕亞 (Lorenzo della Volpaia),以及最廣為人知的伽利略 (Galileo Galilei),他的鐘擺定律改變機械報時歷史。

沛納海專賣店在上世紀初遷至大主教宮殿 (Archbishop’s Palace),連接聖喬凡尼廣場,面向洗禮堂 (Baptistery) 及佛羅倫薩大教堂 (Duomo of Florence)。這個佛羅倫薩品牌最具代表性的專賣店每年接待無數從世界各地前來的鐘表愛好者。為滿足顧客及鐘表愛好者們的需求,專賣店現正進行翻新及擴建工程,預計年底落成,屆時樓高兩層的專賣店矗立於廣場上,透過四扇大型櫥窗可俯瞰廣場,陳列空間由58平方米拓展至超過140平方米。另一傢非凡卓越的沛納海鐘表專賣店於數年前在Palazzo della Gherardesca開幕,亦即位於佛羅倫薩的四季酒店;而沛納海鐘表作品陳列於歷史悠久、飾有華麗壁畫的小房間內。

大教堂機械鐘的復修工程很自然地交由沛納海負責,讓品牌得以向其誕生地佛羅倫薩致敬,頌揚其歷史及藝術文化遺產,同時成為支持佛羅倫薩文化機構的成員之一,參與意義更深遠的文化保育計劃。多年來,沛納海一直支持伽利略博物館,協助設立互動專區,專門探討【伽利略與時間計量 (Galileo and the Measurement of Time)】。2014年,沛納海更與佛羅倫薩五月音樂節 (Maggio Musicale Fiorentino Festival)合作,舉辦新歌劇院 (New Opera Theatre) 開幕慶典。

詳情請瀏覽:
http://www.operaduomo.firenze.it
http://www.panerai.com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