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表也是投資品

 

解放軍潛艇“獵殺潛航”
中國海軍艦隊從西太平洋演練歸來,自衛隊研判潛艇究竟在哪裡?
許多人開始將這個年輕的鐘

表品類——手表,作為鑒賞和收藏的對象。其中的緣由或許是因為人們認識到手表的真正魅力在於精密機械之間的運動;或許是因為人們能夠通過古雅的手表釋放出內心中蘊涵的懷舊心態。

細數一下2010年鐘表拍賣領域,其中佳士得不僅創造瞭總成交額9000多萬美元的歷史最好佳績,而且單隻成交額高於100萬美元的表款就不下5隻,而在中國2010北京保利五周年秋季拍賣會中,首屆名貴手表、古董鐘表拍賣專場——“天工開物,真藝載時”以4000多萬元人民幣的成績一舉奪得中國大陸鐘表專場拍賣成交額桂冠,這確實改寫瞭大陸地區鐘表拍賣的歷史,它使純粹的購藏行為發生瞭變化,中國人已經意識到計時器也是藝術品、鐘表不僅指示時間,而且能夠轉為資產,“價高者得”是拍賣會的規則,而不菲的成交價再次印證可量化的名表價值。

以上的事實印證瞭鐘表可以作為一種投資產品,或者說是一種便於流動的有形資產。與其他收藏品相比,手表不僅具有一定的實用價值,而且是融合瞭琺瑯、雕刻、珠寶鑲嵌等不同門類手工藝的藝術品,其豐富的元素與精妙的內涵是來源於制表技術的實用價值、手工藝術的欣賞價值、折射歷史的人文價值等因素。與其他收藏品相比,手表收藏還具有以下的優勢:容易攜帶、便於收藏,隨時隨地可玩可賞;融合各種藝術表現形式於一體,從一件手表可以窺探整體藝術世界;合理的拍賣價格門檻,容易形成系列收藏,獲得收藏、研究的樂趣;東西方市場都能夠接受,中國的乾隆是鐘表的超級愛好者,即使是西方的富豪,比如亨利·福特、約翰-皮爾龐特·摩根都是鐘表收藏的大傢;手表由不同的工匠打造,將靜態沒有生命力的零件最後變為具有動態美感的機芯,不僅凝聚瞭人的智慧,而且是能夠一脈相傳數百年的傳傢寶;無法替代的個性化藏品,與佩戴者形成瞭休戚與共的關系。

無論是收藏還是投資、無論是消費還是投機,如果沒有對於手表價值的客觀理解,以及出於藝術品需要時間沉淀的良好心態,都很難達到最終的理想目標。聯系到1月份舉辦的SIHH(SalonInternationaldelaHauteHorlogerie)以及相關的表款,我們會發現HauteHorlogerie(高級鐘表)是一個專有的名詞,而通過這個展覽會也可以使消費者從一個全新的視角去解讀鐘表,尤其是高級鐘表的內涵與價值。筆者將其價值核心歸納成3C——功能 (Complication)、工藝(Craftsmanship)和文化(Culture)。

鐘表本身是一門科學,創新的思維從一開始就沒有停止過。由於手表的機芯體積較小,而且需要在有限的空間中,把基礎的時間顯示,以及日歷、星期、月份等天文歷法,甚至是打簧報時等復雜功能統統表現出來,無論是視覺,還是聽覺;無論是微觀的片段時間,還是宏觀的宇宙運行,都能夠體現在手表中,這確實是一件瞭不起的事情。SIHH中不乏這樣的技術創作,比如:在朗格手表歷史上第一次呈現的報時手表,無疑為多年期盼此類表款的收藏傢帶來瞭福音,在小時與分鐘采用數字顯示的特別機構的基礎上,能夠於整點與整刻自動報時的手表當屬首例,時間指示不但不需要指針,而且可以用耳朵來聆聽。愛彼的新款三問手表同樣以音律來體現時間,其中的獨傢擒縱機構則是機芯的心臟,表盤的立體設計則反映瞭新時代的設計思路,其創新的結構具有承前啟後的意義。陀飛輪是鐘表歷史上的古老命題,而將技術與審美完美融合的例子就是芝柏的金橋陀飛輪手表,外觀與機芯的設計同樣簡練、表裡如一。

手表的外觀體現瞭不同時代的審美標準,而各種貴重或創新的裝飾材料在手表中的運用,則是通過人類的智慧與雙手,使冷冰冰的零件最終劃為具有生命的計時器,可謂化腐朽為神奇的妙法。對於名表而言,無論是表殼、表盤,還是表帶、機芯,許多外觀件都是因為各類工藝的附加,才使其具有更多的價值。鐘表師以外的各類工匠的技藝也都融入到手表當中,小手表顯現大世界,尤其可以展現藝術的世界。珠寶鑲嵌的表殼、琺瑯繪畫的表盤,雕刻花紋的機芯等都采用瞭其他門類的手工藝,這些也大大提升瞭手表的藝術價值。例如:梵克雅寶的高級珠寶時計,可以將時間隱藏在珠寶砌成的花朵中,而這個花朵不僅來源於天然的物料,更經過瞭手工的修飾,可謂天人合一的結晶。當中國文化與琺瑯藝術碰撞的時候,伯爵的龍表已經不是單純的計算器,而是琺瑯師與鐘表師共同創作的藝術品。素有“皇帝的珠寶商”之稱的卡地亞善於捕捉各類手工藝,最新的作品采用瞭古老的馬賽克工藝,將各類寶石材料拼接成海龜的圖案,這種費時費工的創作過程彰顯瞭追求完美的工匠精神。

每一個手表品牌都有自己的DNA。有些手表是為瞭紀念人類歷史上的某項重大事件,或者是與鐘表廠有關的事情,或者是被某個公司或個人定制的產物,這些表在一定程度上體現出特殊的人文與歷史價值。這些手表由於特有的制作背景,不僅是博物館收藏的對象,而且由於存世數量少,所以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2011年是積傢Reverso系列80周年紀念,試想有哪一個方形手表能夠80年暢銷不衰,恐怕隻有Reverso,而最新的特殊機構三問限量表款則是這段歷史的最好見證。回歸20世紀50年代設計的江詩丹頓新款手表,再一次宣告瞭經典復古的重要性。與軍事一衣帶水的panerai 花左和沛納海手表是軍表的典范,新款雖然賦予瞭計時碼表這樣的功能性特征,但是8天動力儲存才是重點,這與早期的panerai 保值款和沛納海手表如出一轍,還原於歷史的本貌。帕碼強尼最新創作的伊斯蘭歷法座鐘,將時間與歷法濃縮在限量一隻的座鐘裡,詮釋出文化作為高級鐘表的核心,無論是品牌文化還是產品文化,都積淀於豐厚的人類文明中,因而使“HauteHorlogerie”這個標簽更加具有迷人的魅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